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言情小说网
站内搜索: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古装迷情

九莲珠

时间:2024-04-18 12:20:27  状态:完结  作者:波兰黑加仑
  《九莲珠》作者:波兰黑加仑

  简介:

  霜玉将军白璧成屡建奇功,却受奸妃挑拨被皇帝猜疑,

  皇帝以家人平安为要挟,逼迫白璧成托病请辞,并借机收回兵权,另封白璧成为清平侯,送黔州休养,且暗地里给他喝下慢性毒药乌蔓藤。

  六年之后,乌蔓藤毒性渐炽,白璧成饱受折磨;

  他进京看病无果,返回黔州,在官道上毒发,偶遇女扮男装的游医含山。

  含山以“十六针”为白璧成逼住毒性,然而还有一个与“九莲珠”有关的秘密,要白璧成帮她解开......


第1章 四驾金辕

  大成明帝十三年,七月十五,黔州官道。

  月亮很大,又圆又大,大得仿佛挂不住高处,只能沉甸甸坠在半空中。含山停下来眺望圆月,它在笔直官道的尽头,仿佛某种尚未开启的玄机。

  “好在还有你,”含山跟月亮讲话,“否则,走夜路有点害怕。”

  她拽了拽身上的青袍,袍子不合身,但料子极珍贵,是黔州供入京里的青蝉翼,轻柔如无物,夏天穿最是凉爽,向来只有王公贵族可以享受。

  但还是热。

  穿过这片松林有个许家村,或许可以借宿,想到不必孤零零走上一整夜,含山打起精神,迈开步子往前走去。

  官道把松林劈作两半,今晚没有风,黑影幢幢的松林悄寂无声,含山怕起来,她越怕越来事,左侧林子里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,咳声像是压抑许久终于爆发,咳起来便没有休止,排山倒海似的一波高过一波,越咳越是汹涌。

  悄静的夜也跟着忙乱起来,有马儿低低的嘶鸣,也有草叶窸窣细响,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脚步声。

  含山侧耳细听,很怕林子里藏着剪径的贼,她反手摸摸包袱,里面还有一根金钗,不知道能不能买她一条性命。

  然而咳声一直没有停歇,咳的人难受极了,边咳边嘶声喘息,含山听出来了,这不是一两声没忍住的咳嗽,是犯了咳喘症。

  林子里更乱了,有人开口说话,是一个慌张的声音。

  “来欢,你骑马奔前头去,不管什么村什么寨,能请到郎中就请一位过来,侯爷要熬不住了!”

  另一声音答应着,不多时便听着蹄声得得,一人一骑转出松林,他甚至没看一眼站在路边的含山,打马沿着官道飞驰而去。

  侯爷?含山想,原来不是盗匪。

  她松了口气,放开攥得皱巴巴的包袱。林子里的咳嗽声越发猛烈,慌张的声音更加慌张了:“侯爷,侯爷,您喝口水压压吧。”

  咳喘症怎能用水压下去?

  含山摇头无语,她甩开步子向前走,然而林中的咳嗽却挥之不去,如影随形地跟在她身后。走出百十步后,含山猛然站住了,她低头想了想,蹲下打开包袱,拿出一个薄薄的小册子。

  册子像日历似的画着格子,竖排是月份,横排是日子,三个月一页,一共有四页。含山吹亮火折子,找到七月十五日,看见对应的格子里画着个猴子。

  “猴?”含山琢磨,“难道是侯爷?”

  很快,她下了某种决心似地合上册子,收好包袱起身,转身向松林走去。

  林子里停着四辆马车,一辆四驾金辕,三辆是单驾蓝蓬的,朝庭有规制,封王封侯才能用四驾金辕,看来这位咳嗽不止的人,的确是侯爷。

  含山刚靠近两步,从蓝蓬马车里蹦下两个人来,他们冲含山喝道:“什么人!站住了!别过来!”

  咳声稍止,像是被努力压制住了,金辕马车的车帘却被揭开了,一张圆胖脸来探出来,不耐烦地问:“什么人在外面?”

  “车管家!有个小子跑到林子里来!咱们这就赶他走!”

  “别赶我走!”含山接上话,“我是个游医,我会治病。”

  “呸!”圆胖脸车管家啐道,“听见咳嗽声就来治病?我看是来骗钱的吧!”

  他话音刚落,车里被压制的咳嗽又爆发出来,这回咳得更凶狠了。车管家慌忙放下帘子,急得带出哭音来:“侯爷!侯爷您再忍一忍,来欢去请郎中了,马上就来!”

  “离这里最近的就是许家村,”含山抬高嗓门,“但是许家村没有行医之人!”

  “你怎知许家村没有?”拦路的仆役愤愤问。

  “你猜我为什么要赶夜路?”含山继续放开声量,“因为许家村有人请我去看诊!”

  这话说罢,马车里的咳嗽声更加剧烈,仿佛剖肝挖肺一般,让人不忍猝听。很快,车管家一把掀翻车帘,出溜着跳下马车,几步赶到含山面前,恨声道:“小子!你最好别骗人!”

  “大晚上的我骗你干什么?”含山不卑不亢,“车里人咳得辛苦,快带我去看看。”

  她扮着男装,头发高高束起,发髻上裹着青巾,身上的青蝉翼有点宽大,越发显得人瘦,好在含山个子高,因而只是文弱,并不违和。

  “来桃!”车管家切齿唤道,“打个灯笼来,送这位……,你怎么称呼?”

  “您叫我含山吧,我的病人都这么叫我。”

  “不管了,”车管家挥挥手,“跟我上车。”

  小厮来桃提着半人高的灯笼跑过来,含山看了一眼,灯笼上题着四个字:清平侯府。

  原来是他,含山更相信册子上画的猴儿了。

  灯笼一晃一晃,照着林子里茂盛的草丛,引着含山走到了金辕马车前,车里的咳嗽声仍在继续,来桃搁下一只脚凳,扶着含山上车。

  四驾金辕车果然宽敞,里面点着两盏琉璃灯,搁着一张矮榻,清平侯白璧成倚着软枕咳得抬不起头,他的背影揪在那里,两侧蝴蝶骨支起来,随着咳声微微起伏,看着有些可怜。

  “侯爷,”管家车轩立在车下唤道,“这位叫含山的郎中能治病,您给他看看罢。”

  白璧成撑着软枕回身,灯下,他一张白玉似的脸,咳得两颧赤红,目中泪花隐泛,额上细汗涔涔,嘴唇却是苍然无色,他看着含山,眼神有些涣散,只是不说话。

  含山趋前跪坐,道:“侯爷把手伸出来,我问问脉。”

  白璧成的眼神在她身上打个转,缓缓伸出手来,他的手腕很细很白,手也清瘦修长,但掌心和指腹有茧。

  含山伸两指搭上他的脉,微阖双目诊了好一会儿,这才放开了,道:“侯爷的咳喘之症我能治,但诊金贵。”

  白璧成怔了怔,又咳得背过身去。

  “要多少诊金?”车轩在车下喊:“你快说!”

  含山不急不慢打开包袱,拿出一副皮囊针筒:“我有祖传十六针,扎下去立即止住咳嗽,但施针一次,诊金八两。”

  “八两银子扎一次针?”车轩匪夷所思,“你抢钱吧!”

  “觉得贵就不扎,”含山复又卷起针筒,“告辞。”

  “你!你!你若扎了针不管用,那又怎么说!”

  “不管用就不给钱,这有什么不好说的?”

  他俩说这几句话,白璧成的咳声非但没停过,反倒越发激烈了,车轩听得直咧嘴,却也不知如何是好,只得虚着嗓子唤道:“侯爷,侯爷……”

  “让他扎,给他钱。”白璧成强忍咳嗽,哑声吐出几个字。

  “是!是!”

  车轩连声答应,却又威胁含山:“八两银子自然给你,可我们侯爷若有个三长两短,咱们都别出这松树林子!”

  含山仿佛没听见,她再度展开针筒,烛火轻摇,银针如水,含山捏着一根针,慢慢捻进白璧成的合谷穴,紧接着又取第二根针捻进尺泽穴,接着一路沿脉胳向上,认穴捻针。

  七针之后,白璧成咳声减缓,扎到第十五针,白璧成几乎止了咳,等含山最后一针捻在耳后,白璧成微微吐了口气,整个人平静下来。

  “侯爷好了!”车轩欢喜,“侯爷好了!”

  “要一杯温水来,”含山却吩咐他,“不可烫口,不可生凉。”

  车轩连忙答应,又一叠声的唤来桃,不多时水送来,含山扶着白璧成坐起,喂他慢慢饮了。

  “多谢先生,”白璧成在枕上点头,“有劳了。”

  “侯爷不必客气。但您止了咳是暂时的,下次还会发作,发作时长逐渐增加,到了最后,就要咳到五脏俱碎,呕血数升。”

  “什么!”

  车下,车轩脱口一句,又立即捂住嘴巴不吭声。车上,白璧成借着琉璃灯再度打量含山,笑一笑:“你不要吓唬我。”

  “侯爷若是不信,只管不信便是。”

  含山将皮囊针筒卷好放进包袱里,放下挽起的袖子,猫着身子准备下车。

  “等一等,”白璧成开口了,“如果不想再发作,有办法吗?”

  “有办法,”含山坐回来,“我每天日落时分给您施针。”

  “一次八两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能根治吗?”

  “先施针一个月,问脉后才有论断。”

  白璧成不语,一会儿扬声问:“车管家,你看行吗?”

  “侯爷,若是每日施针,能不能打个折啊。”车轩提醒。

  “可以打折,”含山淡定而爽快,“一次五两。”

  “诊金还在其次,”白璧成道,“可我凭什么信你?”

  他刚从剧烈的咳喘里缓过来,此时软绵绵靠在枕上,显得清俊而虚弱,含山从没见过这样要死不死的男人。

  “夕神之书谕示一个猴,我便遇见了清平侯,想来他是能解困局之人,”含山暗想,“从小到大,我每遇困顿求问,得到的答案无不灵验,此番亦不会辜负!”

  这主意打定,她不再犹豫,伸手扯下束发头巾,一头秀发瀑布般披散而下,琉璃灯下,她的眼眸闪动如星。

  “侯爷,我是个小女子,做男儿打扮只为行医挣钱。”含山诚恳地说,“只要有钱挣,我做什么要害人?”

  白璧成仿佛并不惊讶,他平静地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也有道理。”

  “那就成交吧!”含山愉快提议,“所幸遇见侯爷,否则这晚上孤身走夜路,我还有些害怕呢。”

  “刚刚说,你叫什么名字来着?”

  “含山。”

  “哪两个字?”

  “杏花含露团香雪的含,远上寒山石径斜的山。”

  “含山?”白璧成琢磨一下,“这是个地名,我去过。”

  含山一怔,随即笑道:“居然有地方叫含山?我竟不知道。”

  白璧成不再多说,他又往软枕里倚了倚,想躺得舒服些。

  “既知孤身夜行可怕,为何偏要走夜路呢?”

  “我在前头华罗镇出诊,结束时已是黄昏时分,因为下一个病人在许家村,想着脚程快些能赶到,不料天黑下来着实怕人。”含山解释道,又问,“侯爷又为何躲在这松林里?”

  白璧成扯扯嘴角:“我为何不能躲在松林里?”

言情小说网:www.bgnovel.com免费全本完结小说在线阅读!记得收藏并分享哦!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  • 工具A不可以万人迷吗朝鹤飞天已完结穿越重生小说《工具A不可以万人迷吗》是一本情节

  • 只有春知处风歌且行已完结穿越重生小说《只有春知处》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

  • 反派剧透我一脸青花燃已完结穿越重生小说《反派剧透我一脸》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

  • 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危酒已完结穿越重生小说《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》是一本情节与文笔

  • 曾见桃花照玉鞍曲小蛐已完结仙侠魔幻小说《曾见桃花照玉鞍》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
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